宠物火化殡葬师:他为何执意投身一份“送死”事业

宠慕李超  •  发表时间  •  关注度8244
离世的宠物被送到或者被接到“宠慕”后,会被安放在铺着花束的告别室,遗体清洁后,进行告别仪式。之后,会将宠物遗体进行单独火化或者将遗体制成标本。主人可以选择将火化后的骨灰带走安置在家中,或者入土安葬或撒入河流,也可以选择将骨灰寄存在宠慕。全过程主人均可陪同参…
宠物火化殡葬师:他为何执意投身一份“送死”事业


       当宠物殡葬师李超加热他外卖盒里的午饭时,日头已经低垂。

  上午,他在外面忙碌,下午,他又为预约的客人送走了一只狗狗和两只猫咪,直到刚刚,才能停下来解决自己的饮食问题。自从去年踏入这个行业以来,他已经过了十二个月这样的生活。

  离世的宠物被送到或者被接到“宠慕”后,会被安放在铺着花束的告别室,遗体清洁后,进行告别仪式。之后,会将宠物遗体进行单独火化或者将遗体制成标本。主人可以选择将火化后的骨灰带走安置在家中,或者入土安葬或撒入河流,也可以选择将骨灰寄存在宠慕。全过程主人均可陪同参与,送爱宠走完最后一程。

  “很多主人是不愿意去想起或是提及到宠物殡葬,但是这是每个养宠物的人必须要面对的一个问题。

  据数据统计,北京市宠物数量为776万,平均每年死亡率为3%-8%,约23万。从宠慕的调研来看,仅二成左右的人会选择火化,大部分去世的宠物被就地掩埋,甚至有被直接丢弃的。

  “很多人会它们埋在土里,叫入土为安。但经过我们对主人长时间的沟通,发现这种方式其实只能叫作掩埋。”

  “在北京这种复杂的情况下,例如拆迁、搬家,它根本就得不到安宁。埋在土下面,说不定过几天就被挖出来了,被人看到也很尴尬,而且会传播病毒、引起疫情。我们接待过很多客户,有埋三年的、两年的,有半个月的,被挖起来,又重新火化,带回去。它根本达不到我们想要的那种入土为安。”

  李超原本在一家主流媒体从事运营工作,宠物狗JOJO的去世使他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变化。李超介绍说:“JOJO是跟我吃五块钱一斤狗粮开始过的……它是一个很好的姑娘。”在他事业刚起步的时候,一个月薪水只有1800元,除去房租600元,给家里的生活费500元,剩下的就是他和JOJO的生活费。李超表示,宠物的陪伴让许多像他这样的北漂青年,在艰苦的生活中,感觉不再孤单。

  201510月,李超刚搬进新房子一个月,JOJO就因病离世。李超描述,JOJO刚走的那天下午他整个人都是懵的,作为一个大老爷们儿哭了一下午。直到下午四五点钟的时候,他意识到应该为JOJO做点什么。

  出于种种考虑,李超并没有选择将JOJO直接掩埋,再打电话咨询医院和在网络上查询殡葬公司后,他一家距离比较近的宠物火化公司,但是并没有获得很好地体验。

  “这个时候你应该问我,你需不需要一杯热水,你需不需要在这儿坐一下……而不是你要不要买这个,要不要买那个。很反感(这种东西)!”于是他决定从事宠物殡葬业,提供全程可视的,而且更个性化的服务,与这些失宠的人进行心灵上的沟通,给予他们安慰。

  中国的宠物殡葬大致起源于2003年,一些一线城市的爱狗人士自发购买简单的火化炉做周边宠物火化服务。08年前后,逐步走向商业化。截至2016年,北京有10家火化服务商,分布于北京东南西北,但都在六环或更偏僻的地方,服务水平、基础设备、环境差异也较大。

  李超的朋友,也是宠慕的联合创始人欣欣,这样解释自己从事的工作:“我想,如何学会说再见,是我们每个人的必修课。宠物它以忠诚相伴、用一生来守候主人,这种情感确实无法替代,但它们的平均寿命也只有12年,当他们不得不向我们道别时,我们又该如何去面对?这是我们从事宠物殡葬的初衷,也只是个开始。”


加载中